12下一页
返回 发新帖回复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6:00 |显示全部楼层

  四百年!最近一次基督福音傳入中國,迄今已四百年了。其間經過多少風霜雪雨,遭到多少艱辛苦難,流過多少人的淚水和血汗。一次次的教案,都在天主的慈愛眷顧下渡過了。今天,教會在中國所受四百年的苦難,雖然尚未完全瀝盡,但是展望明日的前程,仍然顯現一片錦繡的光明。\r
四百年,跟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化歷史相較,真是不成比例;四百年,與基督救恩降臨人間、傳播迄今的兩千年時光相比,也是顯得相當短暫。難道悲天憫人的天主,真的狠心讓我炎黃子孫,在毫無亮光的黑夜中,度過漫長的四千多年?難道以救世為志的父神,真的忍心讓我孔孟老莊之徒,在聽不到一絲救恩喜訊的寂靜中,繼續生活一千五百多年?
不可能!我們的信仰告訴我們不可能。悲天憫人的天主不可能這樣狠心;以救世為志的父神不可能這樣忍心。於是,我們這一群身為中華兒女的天主子民,雖然自知卑微魯鈍,才學能力都不足,但是我們要追尋。要尋覓天主手指在中華文化演化歷程中,所遺下的痕跡;要尋覓天主使者在中華大地為傳播福音,而留下來的蹤跡。
果然,經過辛勤的努力,經過細心的查証,我們笑了。天主果然沒有棄置不顧孔孟老莊之徒。從起初,天主就藉了我們遠祖先聖先賢的口和筆留下了祂的動人的啟示,這些教誨綿延不斷地在中國歷史上流傳,代代都奉為圭臬,作為人生修養的指標。這些就是天主撒在中華文化沃土裡的福音種子,是漫漫黑夜中的光亮星辰;四千多年,炎黃子孫並非在全然黑暗之中度過。基督救恩降世以後,天主的使者也曾一而再地,歷盡千辛萬苦,冒著生命危險,運用各種方法,進入華夏中原。他們的足跡確曾踏遍了中國全境,遙遠的東北遼金,偏僻的雲南貴州,都留下他們曾經到過的證據。\r
傳說中,耶穌親自揀選的宗徒多默來到過中國。這一傳說迄今仍盛行在西亞一帶的若干基督教派裡。傳說指稱:多默宗徒曾經印度抵華,在勸化了若干中國人之後,再回到印度的東南海岸,就在那裡去世。可是仔細研究各種的有關史料後,我們發現證據並不很可靠。何況,在中國正史上,連一點蛛絲馬跡也沒有。所以,我們並不把這一傳說列入正式記錄。
此外,比利瑪竇早三百年,即在元世祖忽必烈時代,方濟會士已經到了中國北京成立了總主教區,福建泉州也成立了教區。
景教傳入中國,比方濟會士更早六百多年。景教的西文名字譯作聶思脫里教。聶思脫里是公元第五世紀的人,原是天主教君士坦丁堡的主教。由於他倡導耶穌有「神人兩位兩性」之說,進而主張瑪利亞僅係耶穌真人之母,並非天主之母,而與教宗領導的天主教會分離。自第五世紀至十四世紀,景教在西亞和中亞一帶傳播甚廣。公元六三五年第一位景教傳教士阿羅本抵達長安,大受唐太宗歡迎。
景教的禮儀和聖事,與敘利亞禮相同,聖秩神品一脈相傳是有效的,而且他們留在中國漢文典籍文獻的教義,都和正統天主教教義相符。
慎終追遠,是中華兒女不可忽視的美德,所以遍佈在世界各個角落的華裔同胞,有生之年都念念不忘在記憶中追根。四百年前,利瑪竇神父抵達北京後不多年,就體會到了中國傳統中這一美德。他認為在中華的天主教會也應具有這一美德,回到祖先的時代中,為自己的信仰尋覓曾經有過的蹤痕。
利神父是近四百年中華基督宗教裡第一位有心的尋覓者我們步武他的後塵也來尋覓基督宗教在華夏史上留下的跡痕。緬懷前賢,策勵明日興盛的中華教會。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6:00 |显示全部楼层
二、第一位有心的尋覓者:利瑪竇

  四百年前,利瑪竇神父和他的會友同伴,經過無數的艱難困苦,來到了我國;藉著他和藹可親的態度,堅毅不拔的信德,在天主的助佑下,終於敲開了神州的門戶,奠定了近代中國天主教的基礎。
利瑪竇神父於一六零一年在北京定居後,就深深體會到,中國是一個崇尚文化,愛好歷史的民族,對於一切文物思想,尤其是宗教,如果能証明它是中國固有的生活方式,有悠久的歷史,便很容易獲得國人的信任和尊敬。由於缺乏有力的證據,當時的學者都把天主教當作外國來的洋教,甚至批評它是標新立異。
面對這種情勢,利瑪竇神父和初期的教友們,是多麼希望能在我國悠遠的歷史中,找到福音的蹤跡啊!利神父在歐洲時,就曾聽說東方的契丹國裡有基督徒,他認為契丹就是中國。因此利神父在北京定居後,就不斷搜尋有關教會的史料,尋找古代信友和他們曾經活動過的地區,希望能證實他所傳揚的宗教-天主教在中國已有深遠的傳統。
不久利神父獲得了一項小證據,那是他個古代獻彌撒時用的祭鈴,上面還有希臘文刻的字句,確是教會的文物。一六零五年利神父又在北京寓所,接見了一位奇特的客人,自稱信奉猶太教,來自開封,他們的宗教信仰已歷代相傳數百年了。這引起利瑪竇神父極大的興趣。不禁想到:數百年前,猶太教就已傳到中國;那麼同樣源於西南亞洲巴勒斯坦地區的天主教,不是也可能早已傳入我國了嗎?利神父隨即派了一位中國修士,到開封調查。可惜只知道那裡和山西有一些恭敬十字的人,被稱為十字教,是從西域遷入中國,詳情無法了解。
搜索的工作從未間斷,直到一六二五年終於有了重大的發現,證實基督福音已傳入華夏。原來在西安近郊,掘出一塊石碑。高有九尺,寬約四尺,碑額頂上刻有十字架,立在蓮台上面,左右刻著飄浮的白雲。十字架下面刻有「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九個大字,分成三行。碑上佈滿了文字,有一些是漢文,但非常深奧,難以了解;另有些是古怪的外國文字,更是令人高深莫測。然而從碑文中所提到的皇帝,可以確定大約是八百多年前,唐朝所雕刻的。
由於這塊碑石的年代久遠,出土以後,立刻吸引了許多民眾圍觀;尤其是讀書人,更是努力研究碑文的意義。幸好有幾位了不起的教友,介入這件事,否則,這次的發現可能始終是個未解的謎題。
原來在長安有一位舉人,他在北京和利瑪竇神父是好朋友,看到了碑文的內容,使他想起了利神父所講解的教理,立刻連想到這塊石碑和天主教有關。那時候,利瑪竇神父已經去世,於是這位舉人把紙拓的一份碑文,寄給杭州的老朋友李之藻。李之藻非常興奮,認為以前從未聽說過景教,想來就是利瑪竇神父所傳的天主聖教了,便把這個好消息通知神父們。有「中國教會柱石」之稱的李之藻和徐光啟,更把碑文加上必要的註釋,印發全國各地,使得多年來,在華夏尋找福音蹤跡的努力,有了眉目。
碑文經過辨認以後,有關早期福音傳入我國的資料,遠較利瑪竇神父所期望的,更為詳盡。這石碑高九尺,寬三尺餘;碑的左右兩側和正面下方,刻有敘利亞文與漢文對照的景教傳教士姓名:碑面左邊刻有「大唐建中二年」等字樣,也就是公元七八一年建立此景教碑。正面的漢字,除上下款和具名外,共有一千六百九十五個字,首先敘述景教的教義和禮儀,然後有一段宗徒時代的描寫;接著便敘述自公元六三五年,第一位傳教士阿羅本到長安,蒙受唐太宗禮遇,建寺講經,至七八一年建立碑石為止,在中國傳教的概略經過。
這塊碑石雖然是景教所立的,碑文倒用了不少佛家和道教的詞彙,但是所記載的教理,和天主教最重要的基本教義,大體上並沒有不合。因此可以說,景教碑是聖教流行中國的古蹟,是華夏史上最早的福音蹤跡。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7:00 |显示全部楼层
三、唐太宗的貴賓景教僧:阿羅本

  最早把福音介紹到我國來的是唐朝景教。第一位正式來華的景教傳教士是阿羅本。
阿羅本於六三五年大殿唐朝京城長安,唐太宗特別派遣宰相房玄齡,率領儀隊到京城長安西郊以國禮歡迎,而且直接迎入宮廷,以表示對這位外國傳教士的尊崇,這實在是件不平凡的事。原來阿羅本早就在西域邊境上展開了傳教活動,極受當地人士愛戴、尊敬。太宗知道他要前來中國,特地安排了隆重的禮節來接待他。
景教傳入中國,正是中國的太平盛世:唐高祖創立的基業,傳到唐太宗已達到舉國富庶,人民安康,文化昌明的境界;可是中原之外的邊疆,卻充滿著戰爭氣息,整年動盪不安。回教徒又不斷地與西南亞洲美索不達米亞、巴勒斯坦及波斯等地的基督教國家發生衝突。戰爭的威脅隨時都有可能進犯中國本土,唐太宗為防止邊界突厥民族的入侵2,並願進一步與平怍M平相處,常藉通婚及商業上的來往交流,緩和緊張情勢,並確保當時中國通往歐亞各國交通要道-絲路-的暢通。
阿羅本就是在這個情況之下來到中國的。他之所以會受到皇帝的特別禮遇,雖與他自己的良好名聲有關,但多少也摻雜著一些政治性因素:因為中國急需在動盪不安的中亞地區維護邊防的安全,確保絲路的暢通,爭取貿易的機會。可是這些措施都需要先取得當地居民的諒解合作。巧的是當地居民中有不少基督徒,觀念無法與中國派出的使臣順利溝通,太宗正為此事感到束手無策。這時得得知景教要派傳教士來華,自然高興無比;一方面可以透過景教傳教士以結識這一群基督徒,同時也可請他們充當翻譯員,在對抗回族戰爭中能有很大的幫助。
阿羅本原是敘利亞人,成立以後到了波斯,在那兒受到景教的薰陶,領受聖秩,成了司鐸。西元六三五年,他接受派遣來華傳教。阿羅本在中國給人的印象,是一位端莊肅穆、謙誠有禮、飽讀詩書、滿腹經綸的中年學者,頗有儒家風範,所以立刻就被皇帝接納,迎為上賓。他來華時,攜帶了五百三十部經書,有部分後來翻譯成了中文,太宗曾親自審閱,並聽他宣講道理。太宗發現他所講的以及所帶來的經書,不僅內容豐富、言之有物,而且在中國又自成一家之言,對治國安世會有貢獻,於是就給阿羅本及他的隨從人員留華傳教的權力。\r
在傳教期間,阿羅本還得到宰相房玄齡、大臣魏徵等人的協助,進行的很順利。不過傳教事業真正開始萌芽,會士在真觀十二年秋,也就是阿羅本抵長安的第三年。那時太宗親自下詔諭令景教在國內可以自由公開傳佈,並且在京師長安的義寧坊地方,興建景教寺,同時把自己的肖像轉塑在景教寺的牆壁上。這些都使我們看出太宗和景教的密切關係了。
六五零年高宗繼位,對景教更加提倡,敕令在全國各州,建立景教寺,並且仍舊封阿羅本為鎮國大法王,這時的景教,已經傳遍全國各大城市。不久,阿羅本陞為中國景教的教長,京師長安也成了中國景教的中心。
阿羅本來華後,建立景教寺,翻譯經書,將福音真光帶給了華夏。三年內,陸續由波斯東來的傳教士,增至二十一位。他們的生活方式和修院組織與波斯、敘利亞的景教相似,同屬於隱修院傳統,奉巴格達宗主教為領袖;在中國教長之下,分為幾個教區,由副主教管理;並有司鐸負責禮節、佈施、教育等事;在較大的寺院設寺主和理院。
阿羅本傳教工作除了講授景教教義外,還很重視宗教生活。在講授教義方面,他以基督被釘在十字架上作為出發點,來說明救贖的真理,並用聖洗來滴除皈依基督的原罪。在宗徒生活方面,他很重視誦念日課,每日有七個固定時辰的禮儀朝拜,配合著磬聲顯出有規律而虔誠的心,在禮儀中並穿著僧人服裝,留著鬍鬚,削掉頭髮,保存了東方隱修士的禮規。除了這些禮儀性的行動外,在生活上也表現出貧窮、受齋、施捨、為亡者祈禱\等精神,並在主日獻祭、告解、滌除心靈罪污,所以漸漸地吸引了部分中國人士的注意及重視。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7:00 |显示全部楼层
四、景教在華的奠基功臣:阿羅本

  在中國的歷史中,最先將景教傳入中土的是阿羅本,但促使景教在中國生根的卻是阿羅憾。唐朝的武功在高宗時到達了巔峰。他東征朝鮮,西伐突厥,為他效命疆場的蕃將中,最有名的一位就是阿羅憾。
阿羅憾在唐高宗顯慶年間由波斯來到中國,獲得高宗的信任,而授與邊鎮大將軍權位,以後又賦予拂林國招慰使的職務,封為位於甘肅蘭州上柱國金城郡的開郡國公。
阿羅憾是一位虔誠的景教信徒,他一面為唐朝開闢新的彊業,同時也沒有忘記基督徒有宣揚福音的使命,在兵馬倥傯之際,仍以宣揚景教教義為己任,所以當時西域各地的景教教務興盛,阿羅憾當居第一功臣。\r
阿羅憾不但是位武將,也是工程師,曾召集各地蕃王,合資建造了一座頌德天樞,來歌頌中國歷史上唯一女皇帝誤則天的功德。這座天樞位於洛陽城端門外:高一零五尺;有八面,每面長五尺;一共用了二百個銅鐵:底部是鐵象,背負銅龍,並環繞各種怪獸:署名:大周萬國頌德天樞,並刻有群臣蕃酋的名字。阿羅憾因為軍功顯赫,名字被題在麒麟閣,他的肖像也被列在雲台閣的武將群像之中。他逝世於西元七一零年,享年九十五歲,葬在建春門外。
阿羅憾在世期間,景教發展得相當順利,雖然武則天稱帝後推崇佛法,優禮佛教。曾有佛教僧人起來攻擊景教。幸好武則天女皇帝的朝廷中,不少賢臣對景教相當好感,武將中也有不少信奉景教的胡人,所以武則天對景教,也不敢給予明顯的迫害。因此景教發展得相當順利。
阿羅憾去世兩年後,唐玄宗就位,這年年底又有一些讀書人起來毀謗景教,教務稍受頓挫,但為時不久。因為隨後又有一批能力及聲望很高的傳教士,陸續來華,使景教復興;何況玄宗皇帝又開始優禮景教,使得反對景教的讀書人,不敢再明目張膽地攻擊景教了。
這批來華的傳教士中,最有名的是及烈主教。我國的史書中曾有多次提到他:第一次是西元七一四年他住在廣州時,結合了當地的一些官吏廣造奇器巧異。由此可知及烈是一位熟練的技術人員,並可推知當時廣州可能有景教信徒。及烈這次在中國停留不很久,後來大約是從海路返回波斯的。
及烈第二次來華是十八年後,和波斯的入貢使臣一同前來,擔任嚮導和翻譯。由於這次使命的圓滿成功,使得玄宗皇帝大悅,開始對景教有了較佳了印象,不但禮遇有加,而且委派親王到景教寺行禮,並下詔書修建景教寺。景教因而又再次開創了新局面,重新獲得皇室的眷顧,在中國的發展也再次到達鼎盛。
十能後,玄宗皇帝又命令大將軍高力士,把高祖、太宗、高宗、中宗、睿宗五位皇帝的畫像,送到長安的景教寺內安置,並賜給絹布一百疋,這是當時景教人士所引以為榮的成果。
西元七四四年,又有另外一位著名的景教傳教士佶和來華。玄宗對他非常禮遇。並下詔給他和另外十六位傳教士,在慶興宮內,為玄宗獻祭祈禱。\r
在佶和來華的第二年,景教當局,為了避免和回教及波斯的祆教互相混郩,請求玄宗下詔將波斯景教寺改名為大秦景教寺。玄宗在秋天下詔允准。
玄宗以後的皇帝,對景教也優惠有加,多次表示對對景教的好感和親密關係。著名的景教碑就是在這教務最發達的時代,公元七八一年,於長安建立的。立碑者景淨是位有學識的傳教士,當時負責中國教區,曾翻譯過景教經書三十卷。立碑以後到武宗下詔迫害宗教的六十年間,景教仍獲得政府的好感,能自由發展傳教。
景教在唐太宗時由阿羅本傳入中國,直到德宗時立景教碑,已歷一百四十六年之九,這期間景教發展得很快,日漸一日地,並沒遭到太大的迫害。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8:00 |显示全部楼层
五、唐武宗黜佛對在華景教的影響

  景教在唐朝第一個太平盛世-「貞觀之治」時,由阿羅本傳入中國,因著政治的穩定,政府的禮遇,而逐漸在中土傳揚開來。中間雖經歷一些小波折,但皇室的蔭庇之下,不但沒有因而衰落,反倒發展得更快。
唐武宗在西元八四一年即位,年號會昌。當時的道教奉老子為始祖。傳說老子姓李名耳,恰好與皇帝同姓,因緣附會,道教就因此興盛起來。武宗繼位,先由道士趙歸真手中接受了道教法籙;四年後,又授給趙歸真「道門教授先生」的名義,跟隨學習道法。會昌五年,趙歸真又慫恿武宗皇帝頒發滅佛詔諭,拆毀佛寺。趙歸真為了使道教成為中國唯一的宗教,再上書武宗皇帝,奏明邪法不可獨存,災禍因而延伸到景教。這是景教勢衰的開始。
武宗皇帝下詔滅佛後,景教的外國傳教士,大都被迫遣送回國:中國的傳教士,也都還俗回家。這次教難,已使景教受到嚴重的打擊,但還不算致命的一擊,因為武宗在第二年便去世了。宣宗皇帝繼位後,反而殺道士趙歸真,收回武宗滅佛的詔諭,重新再度僧尼,增建佛廟寺院。景教的傳教士,也設法努力恢復原來的勢力。
宣宗雖然廢除滅佛的詔令,但對於佛教、景教等外來的宗教,並沒有像唐朝初年一般的大力提倡;晚年又再喜好道教,所以景教始終無法恢復到宣宗時的盛況。宣宗以後的皇帝,對景教也不重視,因此隨著唐朝的滅亡,景教也就更加衰落了。
唐朝滅亡後,中國演變成五代十國的紛亂局面。中西交通停頓。西方的景教傳教士,雖然願意到中國來傳教,也無法成行。因此五代時的景教,就這樣慢慢的衰落下去。西元八九三年,景教在敘利亞所編的全世界景教主教座堂表中,就沒有中國主教座堂的名字。由此,可知,當時中國境內,景教教友必定不多,所以,沒有再設主教的必要。
五代十國以後,宋太祖統一中國,集權中央,重文輕武。因此宋代的文學發達,佛道兩教也很興盛。當時的讀書人和高僧、道士們互相來往,而形成了理學的思想。儒家、佛教、道教既然興盛,景教更是難以立足了。西元九八零年,全世界景教領袖伊拉克巴格達的宗主教想知道中國教務的情形,曾派遣傳教士到中國巡視,這位傳教士所做的調查報告中說:「中國的景教剛剛毀滅,教友絕跡,景教寺都被拆毀中國境內只剩下一位景教信徒了。」
但是我們從歷史的遺跡中可以知道,這位傳教士,一定沒有走遍全中國。因為在宋太宗時,在陝西、河南、河北、四川等地,仍有景教信徒存在。所以他的巡視和報導僅是片面的。
宋朝長安志上就記載說:「義寧坊,本名為熙光坊。義寧元年改名,在街東之北,是波斯胡寺,真觀十二年所建。」這裡所說的波斯胡寺,名稱,沒有改變,也沒有提到被毀或改做其他用途。可見這座景教寺仍然存在。寺廟存在,附近一定也住有信奉景教的信徒。
此外,唐宋八大文學家之一的蘇東坡,在西元一零六二年到一零六五年間,曾三次到長安附近的大秦寺遊玩,並作詩留念。這座大秦寺應當是唐代建築物。可見陝西的大秦寺在公元十一世紀,仍然存在,沒有毀滅。從蘇東坡的弟弟蘇轍,在回答他哥哥的詩中,我們也可以知道當時景教的情況。裡面有兩句「大秦遙可說」和「僧魯不求禪」,不但証明當時的讀書人知道景教是來自遙遠的大秦,耶因為這些僧侶仍信奉景教,不求禪而被看做魯鈍。
但到了十二世紀末,景教的中心地區陝西,已沒有景教的遺跡可尋了。長安附近,蘇東坡兄弟曾遊玩過的大秦寺,已淪為廢寺。雖然邊疆仍有少數信奉景教,但在中原景教可算是完全滅跡了。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8:00 |显示全部楼层
六、蒙元崛起與景教在中國的復興

  唐太宗時,景教阿羅本來華,宰相奉命以國禮相迎,顯然是件與政治外交有關的事情。我們由上兩講內容得知,日後為唐朝效命疆場的軍隊裡,不論將士,都有我數極多信奉景教的外國傭兵。所以,我們可以推測,景教在唐朝的興盛,多少與朝廷重視武功的政治導向有關。
景教在中國的命運與佛教不同:佛教在唐武宗滅絕一切外來宗教後還能再度崛起,甚至成為社會主導力量,逼得當時儒家學者不得不吸收一些佛教學理精蘊,才得重振儒學頹風;可是景教卻一蹶不振,以致逐漸消滅。這是因為宋朝由開始的政治導向就是重文輕武,不需借重西域的精兵良馬,來建立強大的武裝力量。既便南宋在失去了大半國土後,雖有少數像岳飛一類的民族英雄,整軍經武,力圖振作,以求光復中原河山,但其整個朝廷政治氣氛仍是主和派占優勢,充滿只求偏安一隅苟且心態。所以景教在兩宋朝廷所管轄地區,不能再度興盛是可理解的。\r
不過,與宋朝相鄰的遼金諸國的政治導向,卻一直是以軍事擴充為主。他們的強大軍隊中也召募有大批的西域景教徒。所以,他們所管轄的中國邊疆地帶,景教勢力依然很大;而且隨著他們政治勢力南移,景教又逐漸回到了華夏中原。
接著,蒙古帝國崛起,這個政權更以征服全世界為目標,軍隊收編了歐亞大陸各地英雄豪傑。帝國軍隊所到之處都直接間接地受到歐亞大陸各色文化的沖擊,所有宗教都發達;最後,景教與許多不同的基督教派的勢力,也隨著元世祖的軍隊進入了中國本土,遍佈到各地。
當時,中國內地人民對景教的一切早已淡忘,新來到的基督宗教被人稱作「也里可溫教」,這個教名所包括的不只是景教,還包括後來由孟高維諾總主教帶來的天主教在內的所有基督教派,不過景教徒最多罷了。
當時,元朝中國本土境內的也理可溫教徒很多。元朝中央政府最高行政機關「中書省」下,設有各宗教事務管理部門:佛教是「宣政院」。道教是「集賢院」;這兩個宗教的教徒很多,事務繁忙,所以主管單位組織較龐大,屬「院」級單位。也里可溫教徒開始不多,沒有專屬的中央主管部門,而後因人數增加才增設一個組織較小的「司」級主管部門-「崇福司」;接著教徒仍繼續擴增,最後「崇福司」又擴充成了「崇福院」,與道教「集賢院」、佛教「宣政院」鼎足而立。可見基督宗教「也理可溫」在元朝的中國境內,是一個發展膨脹極快的新興宗教。
元朝中國地區景教的領導中心在京城大都(汗八里)。亦即現在的北京,在那裡設有總主教區。全國各地都有景教教堂,教堂都是政府官員興建的,而且政府還撥賜官田及民田的收入,做為各教堂的維持費用。全國的主教司鐸都來自異邦,據說大多數神職人員度婚姻生活,學問基礎不深,道德修養也不高,掛慮的多是家人的生活。另外,也有一些獨身的隱修士,根據文獻記載,他們專務為皇帝祈禱。\r
福建泉州是景教徒集中所在。教徒大多是外國富有的僑民,尤其公親王侯及后妃之類,信徒政治勢力很大,社會地位較佛、道教徒為高:漢人景教徒就不多了,且多屬貧民、僕婢之流。據可靠資料顯示,當時人口眾多的都市,像杭州、鎮江、溫州、昆明等地,每每都有二、四萬景教教徒。
顯然,當時特別熱心的景教徒也會去耶路撒冷聖地朝聖。一二七八年,有京城附近的一位隱修士桑茂及山西省東勝城的馬爾谷,二人相偕遠去朝聖。他們到達世界景教中心的伊拉克巴格達後,馬爾谷竟然當選巴格達宗主教,而桑茂奉派赴西歐天主教國家做巡迴使節,並見到尼古拉四世,接受降福。
元朝的也里可溫教包括景教及天主教,我們已把景教的情形大致介紹了,下一講開始介紹天主教的一切。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8:00 |显示全部楼层
七、蒙元軍西進與教宗使節的東來

  中國宋朝末期,北方蒙古的勢力逐漸興盛;一二零六年鐵木真酋長平定其他部落後,自稱為成吉思汗,史稱元太祖。他心懷擴展領土的野心,親自指揮大軍,分四路西征,疆土擴展至裡海北岸。
成吉思汗逝世之後,其第三子窩闊台繼承大汗位,史稱太守,他於滅金後,繼續西進,侵入俄羅斯,佔領莫斯科,接著又路經波蘭,大破德意志諸侯聯軍及匈牙利騎兵。蒙古軍乘節節勝利之餘威,渡過多瑙河,入奧地利,抵達意大利威尼斯境,後又攻入塞爾維亞和保加利亞兩國。因此,全歐洲大為震驚。幸虧元太宗駕崩,蒙古軍統帥拔都立即班師東歸。可是,當時教宗和歐洲的君王並不知道這一個事實,所以仍然進行尋求處變之道。
當時,歐洲和小亞細亞正處於變亂時期。在通知教會內,教宗遷都不定,以致釀成假教宗爭位。同時教宗和日耳曼的神聖羅馬皇帝互爭主權。歐洲各國的君王,不能合力抵禦外侮,而且屢次組織十字架,失敗無功,因此各國君主不再聽信組織聯盟義勇軍的號召。在這樣的背景下,教宗依諾森第四在法國的里昂召集大公會議,決定派使者前往蒙古,希望能以天主教義說服蒙古大汗停止侵略戰爭。
教宗派遣的使者,名叫柏郎嘉賓。柏氏是一位方濟會神父,年紀已經六十三歲,但身體仍很強壯。因為他曾任德意志方濟會區會長,兼管波蘭、匈牙利、波西米亞等國的方濟會,非常明瞭東歐的情形,所以被遣東來。
柏郎嘉賓在一二四五年四月十六日由里昂動身,身上帶著一封教宗寫給蒙古大汗的信,隨行有兩位會士同伴:波西米亞人斯德望及波蘭人本篤。斯德望途中不堪跋涉的辛勞,臥病不起,柏氏遂命他留下,只帶本篤前行。次年四月,柏氏及本篤到達蒙古大將拔都駐紮地,拔都接見他們之後,就遣發他們往位於蒙古本土境內的首都和林,拜見尚未登基的貴由大汗,即元定宗。他們抵達和林後,由於貴由大汗尚未登基大權暫握在母后乃馬真氏手中,柏氏就將教宗書信呈於皇后。皇后命令他們等候大汗登位,所以柏氏與本篤就留住了四個月,因此得見大汗登位大典。
大汗登位大典之後,柏郎嘉賓與本篤正式覲見貴由大汗,呈遞教宗的書信。教宗在書信中表示基督徒願和蒙古人做朋友,並且和平相處,所以在書信中表示希望蒙古軍停止屠殺,接受耶穌基督的信仰。但是蒙古大汗要征服歐洲的野心,不因教宗的一封信就馬上改變。貴由大汗用很傲慢的語氣給教宗覆信,信中說,教宗和歐洲君主如果希望和平,應親自前來談和,至於勸他領洗入教,他認為無聊。
一二四六年十一月,柏郎嘉賓與本篤動身返回歐洲。隔年十一月,柏郎嘉賓與本篤動身返回歐洲。隔年十一月抵達里昂,將蒙古大汗的覆信呈遞教宗。雖然柏氏的使命似乎失敗,但是他不僅已本著難以置信的勇氣和耐心完成一項偉大事績。他更把路程指點給以後的傳教士,而且就他此行的見聞寫成一部「蒙古史」。
柏氏返歐後第五年,也就是一二五三年,方濟會又派遣羅伯魯及巴露茂兩位會士前往西亞地區傳教,法王路易第九獲知這消息,就托他們帶信往見蒙古大汗。兩位傳教士途中拜見了拔都大將之子及拔都本人。抵達和林後,謁見蒙哥大汗(即元憲宗),大汗打發他們帶信回國,信中仍充滿恫嚇的口氣。羅伯魯回法國後寫了一本「遊記」。
這段時期教宗派往蒙古朝廷的使者都沒有在中國居留下來傳教。元世祖忽必烈即位時,義大利人尼古拉波羅和馬飛波羅兄弟兄弟抵達北京,獲得世祖款待。一二六九 年他們帶著世祖致教宗書信返回歐洲,世祖在信中要求教宗派遣一百名有學識的人士往傳教,可惜這個要求,沒有實現。後來馬可波羅的東來,沒有負任何宗教的使命。直到一二八九年才有第一位被教宗派遣往中國專職傳教司鐸,他就是孟高維諾神父。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8:00 |显示全部楼层
八、汗八里總主教孟高維諾的開教

  唐武宗時的罷黜佛教政策,使得基督宗教在中國曾經一蹶不振。四百年後,天主教開始正式派遣傳教士來華傳教。公元一二七六年,教宗尼古老三世派遣五位方濟會士來華往見蒙古的波斯可汗。他們攜有教宗的信函,不只會見了波斯可汗,還繼續前行到達北京,晉謁了元世祖,但他們並未留在中國傳教。其後,公元一二八九年,教宗尼古老四世又派遣了一位方濟會士孟高維諾來華,以教宗欽使的職銜在元朝首都汗八里,也就是現在的北京,展開傳教工作。這是第一位來華傳教的天主教司鐸。
孟高維諾神父,公元一二四七年生於意大利南部,出身名門貴族,自幼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成年時追隨聖召,成為一名方濟會士。孟神父接受了教宗派遣後,懷著救靈熱火,離開歐洲,途經印度,乘船渡過麻六甲海峽及南中國海,輾轉於公元一二九四年到達中國大陸,在福建的泉州海港登陸。
孟高維諾神父開創了天主教在中華民族的傳教事業。關於他在華創教及發展經過的資料來源,絕大部分是取自於他自己在北京時,給羅馬教廷所寫的兩封信。這兩封信在我國的傳教史上,是相當重要的文獻。
孟高維諾神父抵達北京後,立即就開始有計畫地展開傳教工作。由於他平日的德表和善勸,使得當時入教的人數增加很快,甚至包括許多原先信奉景教的蒙古色目人。從這除步的成果中,我們不難看出:福音種子在中國的成長,正合天主的聖意。天主藉傳教士的辛勤,開始了福音傳播於中華境內的另一新紀元。
孟高維諾神父來到中國的第一年,便勸化了當時的高唐王、闊里吉思皈依聖教。幾年後,獲得皇帝的許可,在北京城裡建築了第一座大教堂,並將這座教堂取名為「羅馬教會聖堂」。教務進展的很快,不到十年,孟高維諾已為六十多人付了洗。他非常重視「禮儀」,於是就收養了四十位、由七歲到十一歲的兒童,給他們付洗,教他們唸拉丁文和日課經,每天按時打鐘,吟唱早晚課。
孟高維諾神父的傳教工作一天一天的發展,愈來愈欣欣向榮。沒有多久,景教徒開始散播謠言,說孟高維諾是間諜、騙子等等。由於景教比天主教先進入中國,這時已大獲民心,所以情勢對孟高維諾神父極為不利。朝廷方面,甚至也因為景教徒所散佈的謠言的壓力,將他拘禁起來,險遭殺身之禍。幸好有人出面承認所加之罪,是來自造謠誣陷,才使冤情得以洗清。儘管在中國傳教很艱難、景教徒又屢次為難,但是這些都阻擋不了孟高維諾神父的傳教熱火。他在遭受迫害的情況下,仍然奠定了元朝在華天主教的基石。
孟高維諾神父傳教很,賣力、工作很辛勞、付出了過度的體力和心力,所以五十八歲時,就已覺得自己年老力衰了。他深知若要傳教薪火繼續維持發展,必須要有後援者來繼承,於是他向羅馬教廷呈上請求要求派遣更多的司鐸東來分擔他的工作。教宗格肋孟五世受到孟高維諾的求援信後,立即祝聖了七位方濟會士為主教,於公元一三一三年來到中國,祝聖孟高維諾神父為北京教區從總主教,並授權統理整個中國的教務。
開教是艱難的,往往還會遭受殉道殺身的,命運。傳教工作漸入佳境、此時景教徒又再夥同一群回教徒,對天主教人士展開迫害行動,先後殺死了四位方濟會士,並阻撓人民歸化。\r
公元一三二八年,孟總主教終因積勞成疾而與世長辭了。他的葬禮是按教會儀式隆重舉行的,參禮的不只有天主教徒,許多教外人士也都前來憑弔致敬,可見這位偉大傳教士的生平名聲良好。
在華教會的陰影,雖然隨著孟總主教的去世而越發顯著,但對天主來說,這是光明來臨前的黑暗,中華教會終究建立起來了。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9:00 |显示全部楼层
九、汗八里及刺桐教區的教務發展

  元朝時代,被稱為「也里可溫」的基督宗教,盛行在中國,並發生了相當的影響力。方濟會士孟高維諾神父受教宗派遣來華傳教,來華之後,並獲得當時皇帝元世祖的支持,順利的在北京城推展教務。
孟高維諾神父在北京傳教時,由於獲得皇帝所寵信,而得以深入王室及民間。孟神父除了深受民間百姓的歡迎外,其他的教士們也獲得朝廷方面相當的禮遇和支持。首先是高唐王闊里吉思的歸化。闊里吉思原來是位景教徒,後因孟神父的勸化而皈依,在皈依不久之後,便由孟神父的手中領受了小品,積極協助傳教,並在孟神父舉行彌撒時虔恭輔祭。闊里吉思管轄內的百姓,也都跟隨皈依入教。闊里吉思又慷慨捐建天主教在中國的第一座大聖堂,取名為「羅馬教會聖堂」。在這座聖堂中,孟高維諾神父訓練了一批唱經班,每天按時吟唱,朗朗的唱經聲傳入宮廷內雖然沒有使年老的元世祖皈依,卻也對他產生莫大的吸引力。十餘年來孟神父以第一座聖堂為中心,在那裡宣講福音,開始時已有六十餘人領洗入教,孟神父認為當時若不是景教徒的迫害與阻擾,也許皈依的人數會達三萬人以上。
繼闊里吉思之後,元朝政府最高行政機關中書省所屬的傳教士更是以禮相待,當時所有傳教士的一切費用開支,都由崇福院供給;並且抑制景教徒迫害天主教。愛薛大臣及其夫人都是生於東羅馬的基督徒,加上外籍基督徒的資助,對於在中國除興起的聖教會,有極大的貢獻。在這期間,元朝的天主教進入了擴展時期,每一位會士都能由皇帝那裡獲得豐厚的薪俸,會士們利用了這些薪俸建立了一座修院,並在泉州、北京一帶建築了聖堂及傳教基地。當時民間百姓也熱烈響應這份傳教工作,紛紛捐款贊助。由於當時傳教工作大部分是在北京和泉州一帶進行,所以今日對於傳教史料的發現也都以這兩處為最多。
泉州當時名叫刺桐,自唐朝開埠以來,一直都是一個國際港口;到了元代,貿易更是興盛,有「中國第一商埠」之稱。在這裡寄居不少奉天主教的外僑。孟高維諾神父被祝聖我汗八里總主教後,看到泉州僑居的教友需要照管,於是便成立了刺桐教區,委派亞布尼為首任主教。
亞布尼主教首先致力照管泉州城內的教友,不久之後,他便派遣其他傳教士到浙江、杭州和江蘇揚州等各大城市宣講福音,教務也因此大獲進展。
雖然傳教事業在元朝曾獲得相當的支持,但不得不提的是,當時的景教徒對教會的迫害,使得教務大受阻礙,並殺害傳教士,及迫害教友等等。這些都是日後教會在中國之所以中斷的原因之一。
自從孟高維諾神父被派遣來華,比被祝聖我總主教後,羅馬教廷也還陸陸續續的派遣會士來華支持協助。元朝每一位在華的傳教士,都是熱心事主,不惜為主捐軀的人。首先,在印度就有四位欲來中國而未成功的致命會士;接著是在中國幫助孟總主教,宣講多年的和德理神父,死後被教會列封為真福品。
雖然,不斷有會士來華傳教,但由於「莊稼多,工人少」。且當時又沒有中國本地的神職人員來延續薪火,在此情況下,一方面須極力抵抗景教徒的迫害,一方面又須要照顧五萬多名教友,自然使得教務難以繼續擴展。
公元一三二八年,孟總主教歷經三十餘年的辛勞之後,逝世於北京。從此以後,一方面由於缺乏教會的領導人員,一方面也因為一步步的走向衰微,於是天主教在華的傳教運動,也因此由絢爛之中告一段落。

主题

听众

12万

积分

主的微仆

发表于 2007-1-17 23:39:00 |显示全部楼层
十、華夏史上首位精修真福:和德理

  元朝時,天主教會在中國立足時間很短暫;不過,值得特別介紹的人物,除了孟高維諾總主教外,還有和德理神父。
和德理於公元一二六五年誕生在意大利北部。十五歲時,他進入當時以乞食佈道聞名於世的方濟會初學,十年後晉鐸。在修會中,他以刻己苦呻的精神度修會生活,喜歡在窮鄉僻壤間赤足宣講福音,閒暇時更願在隱修院隱居。他的為人處事深得人們尊崇,早年就已享有聖人的名聲。修會上司曾數度授以重任,他都謝絕了。最後於公元一二九六年奉命出國旅行傳教。
最初他在臨近的歐洲各國宣道,後來於一三一四年奉命偕同另一會士雅各伯到東方各國遠遊。他們於離開威尼斯後,穿過黑海,途經西亞和中亞各地,一直來到印度的西海岸。在那裡,他們從道明會士手中,領回了兩年前在此殉道致命的四位方濟會士遺骸;而後再繼續前行,往位於印度東海岸的聖多默宗徒墓上朝聖。自此和德理就要開始這一生最重要的路程了。原來他奉派東來最重要的目的是前往中國北京,協助北京總主教孟高維諾的傳教事業。
他隨著當時來中國貿易的商人,坐船經由馬六甲海峽、南中國海來到中國南方的大都市廣州登陸。當時天主教在中國,除了設有北京總主教區之外,南方還有一個刺桐教區,主教駐在福建,現在叫做泉州,當時名為刺桐的地方,那裡也是當時方濟會士在中國南方的傳教中心,所以和德理首先來到這裡,將四位致命者的遺骸安放在本會的會院。稍事歇息,就正式踏上北京的大路了。秀麗的風光和險峻的山嶺,都不能阻止他北上的毅力。抵達北京時,受到孟總主教和當地的方濟會士很熱烈的歡迎。
12下一页
返回 发新帖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手机版| 天主教长青家园

Copyright © 2006-2015 tianzhujiao.org 天主教长青家园 All Rights Reserved.

会员所发表的帖子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若有侵犯了您的利益,请到[意见公告]投诉联系管理员处理!

返回顶部